重庆资讯网

         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程序测试 >

看不起学校 重庆大学生面临再度留级选择退学

时间:2021-02-21 01:42 来源:网络整理 转载:重庆资讯网
周家亮上大学期间生活照。照片本人提供 周家亮在退学申请表上填写的退学理由是“看不起学校”。随后他将这张申请表发在网上引起争论。 对话人物 周家亮,23岁,原重庆工商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学生,广西南宁人。2004年曾留级,2005年5月曾因该学期旷课达47学

周家亮上大学期间生活照。照片本人提供

 

周家亮在退学申请表上填写的退学理由是“看不起学校”。随后他将这张申请表发在网上引起争论。

对话人物

周家亮,23岁,原重庆工商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学生,广西南宁人。2004年曾留级,2005年5月曾因该学期旷课达47学时被留校察看一年。今年1月6日,向学校提交退学申请,理由是“看不起学校”,次日获得学校批准。本月25日,周家亮自费开通“中国教改论坛”网站。

杨维东,重庆工商大学党委宣传部副部长。

对话动机

今年2月,周家亮将自己以“看不起学校”的退学申请表发到网上,被广泛转载。新华社5月24日曾做报道。在重庆工商大学校的内部论坛上,中立意见认为,周家亮只是说看不起学校,没有说看不起工商大学,他看不起的应该是教学方式和教学体制。反对意见认为,对于一个屡屡旷课、挂科的学生,学校给了他自动退学的机会,已经“便宜他了”;也有支持者认同周家亮的行为。26日,周家亮接受了本报电话采访。

面临再度留级选择退学

新京报:你在退学申请上写的退学理由是“看不起学校”,在QQ上你的毕业院校填的是“垃圾中的垃圾”,究竟学校的哪些地方让你有这样的感受 ,

周家亮(以下简称周):比如教授的内容、方式,我都不满意,照本宣科,内容与实际挂不上钩,师资力量薄弱。而且学校一些做法不合商业道德。

新京报:“不合商业道德”具体指什么 ,

周:比如说学校经营食堂等商业机构,是通过限制学生进入附近商业街的做法进行竞争,我觉得这是非常令人愤慨的。而且学费高,加上书费一年是六千元,不过这个好像其他学校目前都是这样的。

新京报:这些东西已经严重到让你必须退学的地步吗,

周:这些是客观上的原因。主观上因为我当时已经有一些收入(经营一个商业网站),能够维持自己的生活,也让我有胆子去退学。当时我已经大三了,之前已经留过一级,因为考试不理想,面临再留一级,也有一些压力。

新京报:第一次留级是怎么回事,

周:那是学校的一次教学事故,当然跟我主观上也有关系。因为学校打乱了课程,大一的时候非常轻松,很多内容浓缩到大二上学期来学。大二下学期我就留下来跟新生一起学习了。这一点也是我痛恨学校的一个地方,是教学事故,但他却不能为此负责,硬是把学生强留下来,浪费一年时间,也交多一年学费。

新京报:已经大三了,为什么不再坚持下来,至少拿个文凭,

周:当时学校搞“学风建设”,管理很严,我不感兴趣却要硬着头皮去学,每天大部分时间在教室里待着又做不了什么事,我担心长期如此人会被逼疯。学校如果能够让一些学生去学自己喜欢的、实在的东西的话,我可以不退学,也想混个文凭,父母也都是这么想的。

新京报:什么原因最终促使你退学,

周:应该是学校的留级制度吧。一个学期四门不及格,两个学期累计六门不及格就得留级,我当时面临再度留级。

父母同意意见系自己填写

新京报:退学的决定是怎么做出的,

周:退学的问题想了很久,但是做决定并没有理智的思考,我脾气不太好,是在一种发泄的情绪下,想都没有想,气冲冲地就跑到办公室,把那张申请表填了。很大程度上是为了表达对学校的不满。

怀着一种愤慨的心情,一种发泄的心情签出那五个字的。

新京报:你做出退学的决定之后,学校有没有挽留过你,

周:学校一直在挽留我,包括退学那天。通过跟我谈话,跟父母谈话。

新京报:你的父母是什么意见  ,

周:反对。一直都反对。

新京报:但那张退学申请表里父母意见填的是“同意” ,

周:是这样的,当时我父亲非常生气,叫我不要退。我坚持要退,父亲一气之下就说那随你好了。父亲在电话里跟院长说,想怎么样随便他啦。院长就叫我替我父亲签名,“同意”两个字是我自己签的。

自费开办教改论坛网站

新京报:你的同学对学校的看法是不是跟你一样,他们对你退学怎么看,

周:他们也想让我混个文凭,经常叫我去上课,给我补课,希望我考试可以通过,但是我退学之后他们都表示理解和支持。有的同学一直对学校很不满,给我四个字“大快人心”。

新京报:那你对他们继续上学又怎么看,

周:我觉得各人的路是不一样的吧。我目前要忍受的东西跟同学们是不一样的,比如承受比较大的压力,特别是来自父母。我的收入肯定是不稳定的。我对前途是茫然无知的。

新京报:你对未来有什么打算,

周:我打算在商业这条路上不断地学习吧,因为我现在的水平用网络上的话说就是“菜鸟”,面对很多风险和不确定因素,我会不断地学习。

新京报:如果没有大学文凭,你相信你也能过得好吗,

周:我觉得有没有大学文凭,我都会过目前这样的生活,一点影响都没有。

新京报:那你对自己目前的生活满意吗,

周:嗯,非常满意。因为少了学校给的让我觉得非常受不了的压力。

新京报:为什么想到建一个“教改”论坛 ,

周:我觉得退学的事比较值得骄傲,如果能让我的观点表达给全社会的话,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自豪的事情。在有生之年,能够看到中国的教育体制得到改革,是我最大的梦想。所以我在这个月的25日开通了一个网上论坛,专门对教育体制的弊端进行反思。

高中时候就很鄙视学校

新京报:有没有人因退学的事情说你张狂,

周:网上有人说我张狂,其实我看不起学校不是因为我有了点不稳定的收入,而是学校自己让学生看不起。哪怕一事无成,我也会鄙视学校。

新京报:在上大学之前,你对大学有什么样的看法,

周:高中的时候我就很鄙视我们的学校,因为应试教育。高考前两个月我看了一本书叫《逃离大学》,印象非常深,它告诉我其实大学乃至研究生、博士,它的教育跟中学是一成不变的。从那个时候我就对大学没什么憧憬了。

新京报:有没有后悔当时如果用点心,考一个更好的学校,现在情况可能好一些 ,

周:我觉得大多数学校都换汤不换药。我想要是当时考得再差一点上个大专,可能现在还没有这么夸张的境界吧,因为大专管理比较松,怎么都能拿个大专文凭。

新京报:在学校里有没有喜欢的老师,

周:有。大一时教思想道德修养的老师,我非常喜欢他。

新京报:为什么喜欢他 ,

周:他上课采取敞开讨论的教学方式,而且说话比较

幽默,不拘泥于现成的教育模式。大一的时候他的课我基本上都会在。

新京报:为什么把退学申请表发到网上,

周:当时是看到百度的一个帖吧里,有人说工商大学的好话,我觉得不可理解,学校剥削了你那么多钱。我脾气比较暴躁,图片也没做什么处理,就发上去了。那个帖吧人也比较少。

新京报:如果被你瞧不起的学校,它的名声因此受到影响,你会怎么看,

周:我跟一些同学是一样的看法,“大快人心”。如果做个投票,我相信很多同学都会这么选的,因为他们被学校压抑实在太久了。

新京报:有人认为你的行为是在报复学校,

周:当时并不知道媒体会报道,只是一种发泄。退学本身对学校没什么损伤,对我反而可能会不利。

关于周家亮退学的情况说明

周家亮,男,财政金融学院2002级金融专业(本科)二班学生,因8门课程(共10门)考试不合格,转入2003级金融专业二班学习。

该生在校期间,学习不努力,经常无故旷课,三年的学习中应考试科目55门,其中补考、缓考科目多达23门。

2005年5月,该生因旷课47学时受到留校察看处分。该生受处分后,财政金融学院领导及辅导员多次对其进行教育帮助,但收效甚微。2005年5月至6月,该生又旷课30学时;9月至12月旷课多达112学时。按学校规定,应该给予该生开除学籍处分。该生经家长同意提出自动退学,学院和学校从人文关怀出发,同意了该生的退学申请。

该生因“看不起学校”而退学是一种为自己开脱的不实之词。该生进校以来就无心学习,已到了难以在学校继续学习的程度,在面临学校给予开除学籍处分之时而申请自动退学以逃避处分,学校本着以人为本的原则同意了其自动退学申请。该生称“学校的教育体制和教育模式太死板”等作为其看不起学校的理由也是与事实不符的。近几年来,学校包括财政金融学院不断修订专业培养方案,深化教育教学改革,突出专业特色,培养复合性应用型人才,提高学生的综合素质和实践能力,作了大量的工作并初见成效。该生经常无故旷课,对学校及学院进行的教育教学改革很少了解,完全是为自己退学找一个不是理由的借口。

重庆工商大学党委宣传部2006年5月24日

“看不起学校实为自己开脱”

重庆工商大学党委宣传部副部长认为,周家亮多次旷课面临开除危险

昨日,重庆工商大学党委宣传部给本报记者发来对此事的说明函上称,周家亮因“看不起学校”而退学是一种为自己开脱的不实之词。该校宣传部副部长杨维东认为,周家亮多次旷课,多门功课不及格,面临被开除的危险。

学校多次挽留不让他退学

新京报:周家亮退学,是自愿申请,还是学校要求的,

杨维东(以下简称杨):按学校规定,旷课达到一定节数后,就要留级,周家亮留级后还是经常不上课。在这种情况下学校多方劝说、鼓励他,但是效果不是很大。

2005年9月教育部出台规定,要求学校不再对学生勒令退学处罚。在这种情况下,周家亮觉得自己面临开除的危险,提出了退学。学校同意他退学是因为他已经达到了退学的条件,多门功课不及格,多次旷课,而且他自己也提出申请,并不是因为他看不起学校就同意他退学,实际上我们一再挽留他。

他写“看不起学校”为炒作

新京报:有没有问过他为什么看不起学校,

杨:问过,他说这个是他的自由。学校也认为如何看待学校是学生的自由,我们一直提倡学生的言论自由,也尊重他的决定。

我个人观点,周家亮可能这样写也为他以后炒作做了铺垫。他在院系签完意见,教务处还没有填写意见,他就把申请表扫描了一份,发到网上。

新京报:周家亮认为他的第一次留级有学校的责任 ,

杨:学校不可能让学生留级来收学费。至于他说的具体情况,需要再核实。

新京报:周家亮说他看不起学校的一个理由是因学校不让到外面吃饭 ,

杨:外面好些东西是商贩自己弄的,有学生吃了曾食物中毒,卫生局检测也不符合卫生标准。为了学生的安全,就不让他们再去那里吃。

社会会给学 ,凸燮兰

新京报:这件事情会让学校的名声受到影响吗 ,

杨:工商大学是大家的工商大学,也是他(周家亮)的工商大学,每个人都有义务来爱护自己的大学。

新京报:这件事发生后,学校有没有跟周家亮沟通 ,

杨:我们不会和他沟通了。他这样看工商大学,我们也认为没有什么沟通的必要了。工商大学是什么样,社会上肯定会有一个客观的评价,不是个别同学说不好就不好了。

本版采写:本报记者 徐春柳 实习生 白杰戈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